沙龍的選擇曾經是錯的,沙龍的選擇很多時候還是對的,但最值得依賴的並不是他的對錯概率,而是他敢於去選擇。
  本報特約評論員黃恆
  從曼德拉到85歲的沙龍,離世消息接踵而來,感受更多的不是驚愕,而是對歲月的留戀。他們這些老兵走了,歷史轉折點上刻著傳奇和遺憾,現實關鍵時刻,到處是酒囊飯袋。
  評價沙龍,總有不同看法,從被他趕出家園的悲慘的巴勒斯坦人,到屢戰屢敗還嘴硬的埃及將軍們,再到日益主導以色列民意的所謂右翼,但即便是這些人也會承認,他是一個決意掌握命運的、有決斷力的人。贖罪日戰爭、貝魯特難民營屠殺、單邊撤離行動暫且不提,單說2006年1月4日沙龍中風後以色列經歷的幾場戰事,2006年的黎巴嫩、2009年和2013年的加沙,每當士兵們疲憊地站到路口,在進與退、戰與和的選擇時刻,以色列媒體人就會感慨:此時沙龍在哪裡?!
  他們當然知道,沙龍的選擇曾經是錯的,沙龍的選擇很多時候還是對的,但最值得依賴的並不是他的對錯概率,儘管他是現代以色列歷史上最好的軍事指揮官,而是他敢於去選擇,出於主宰自己,也便是主宰本身。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教授伯納德·劉易斯總結,自1798年拿破侖入侵埃及標誌中東現代史開端,這一地區的問題就在於,那裡發生的一切都取決於來自別處的勢力,甚至責任更為重大的政治家也普遍認為,只有外來勢力才有能力做出決定並強制其得到實施。
  所以,他們評價,沙龍是以色列最後一位真正的政治家,內塔尼亞胡只是個商人。這並不是說內塔尼亞胡不厲害,他與奧巴馬周旋勝多負少,國內支持率相當穩固,但他永遠做不出沙龍式的決定,撤離加沙並且準備放棄約旦河西岸所有猶太定居點;這也並不是說沙龍比其他人更愛好和平,或者更相信土地能換來和平,他只是更具有生殺予奪盡在手中的自信和決斷力——但就是這東西,可能在轉折點上改變中東歷史的軌跡。
  尼克鬆的一段話值得記住:“公眾對威脅反應強烈,對機會卻無動於衷。面對明確無誤的威脅,很容易取得人民的支持,但很難爭取他們去抓住轉瞬即逝的機會。如果我們的領袖把對外政策放在次要地位,等待事態演變出新的威脅,到那時,我們的時機早已消失。”
  沙龍的問題是,他攝入太多油脂和膽固醇,自己消滅掉了自己用幾十年決斷力積累而來的時機。可笑如克裡,曼德拉逝世那天,他正在巴以斡旋,號召雙方以曼德拉為榜樣和解,結果無人應和。要知道,沒有曼德拉的決斷,而不僅僅是慈悲,便沒有現代南非;如今的巴以,哪裡又有沙龍般的人物來做決斷?
  離去的總要離去,這是中東歷史和命運的一部分。
  相關報道見今天04-06版  (原標題:沙龍離去的決斷)
創作者介紹

火鍋

og52ogntd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